绮石“虚人养生法”

绮石,传为明末人,汪姓,其余居里等均无从查考,人称绮石先生。绮石独擅诊治虚劳,其学术思想一则宗于《素问》、《灵枢》,一则兼采诸家之长,对于后世诸家的学术经验,他是择善而从,用丹溪之说,而不泥于丹溪;用东垣之说,而不泥于东垣。其著有《理虚元鉴》一书,为我国治虚劳仅有的专书。绮石不仅擅治虚劳病,而且对虚人养生提出做到六节、八防、二护、三侯、二守、三禁等要点,在中医养生法中自成一家。当今,老年病虚者居多,病后体弱者更多。绮石虚人养生法对老年人体虚康复、进而延年益寿尤有指导意义。

一、调节五志七情,勿使过极

五志七情不仅可以引起多种疾病的发生,而且对疾病的发展有重要影响,它可促进疾病的好转与恶化。虚弱之人阴阳虚衰,即使在一般情况下,虚弱之人的阴阳平衡也是一种较低水平的平衡,而情绪上的不稳定,比正常人更易出现阴阳失调现象,所以调节情志对虚弱之人格外重要。

绮石认为,虚人的性情多有偏失之处,他们往往不能节制自己,必须各自根据性情所失而进行调节。又云:“五志七情之病非药石能疗,亦非眷属能解,必病者生死切心,自讼自克,自悟自解”,然后,医生才能发挥才能对病者进行治疗,家属也才能尽自己的力量对病者进行帮助。诚如《内经》所说:“精神不进,志意不治,故病人不可愈。今精坏神去,荣卫不可复收。何者?嗜欲无穷而忧患不止,精气弛坏,荣泣卫除,故神去之而病不愈也!”可见,病人如果不祛除嗜欲无穷,而忧患不止的心理因素,疾病是难以治愈的。绮石指出虚人:“在荡而不收者,宜节嗜欲以养精;在滞而不化者,宜节烦脑以养神;在激而不平者,宜节忿怒以养肝;在躁而不静者,宜节辛勤以养力:在琐屑而不坦夷者,宜节思虑以养心;在慈悲而不解脱者,宜节悲哀以养肺”。以上,绮石根据病者各自不同的性情提出了“六节”,其目的在于养精、养神、养力、养肝、养心、养肺,使虚弱之体尽快恢复。

二、顺应四时变化,防邪外入

人生活在自然界中,与自然界息息相关。因此,自然界的四时气候变化如风、寒、暑、湿、燥、火必然侵犯人体,使之发生相应的生理和病理反映。正常的生命活动是遵循自然界的客观规律进行的,只有掌握其规律、适应其变化,才能避免邪气的侵害,减少疾病的发生。

绮石认为,体虚之人体质本虚,再也经不起伤寒、痢疾等疾病的颠波,即使是很轻的伤风感冒亦不宜承受。他提出:“一年之内,春防风,又防寒;夏防暑热,又防因暑取凉而致感寒;长夏防湿;秋防燥;冬防寒,又防风”。绮石还指出,一年之中,虚弱之人在春初木盛火开之时;仲夏湿热当令之时;夏秋之交,伏火烁金之时最易发病。要特别注意外防六淫之邪,内调五志七情,适时诊病服药,时刻想到自己虚弱之体而预防之。又提出“寒从足起,风从肩俞、眉际而入。”虚弱之人须时时保护此二处,以防风寒外袭。

三、注重药食宜忌,毋伤正气

绮石认为,虚弱之人有三禁,一禁燥烈。二禁苦寒。三禁伐气。这是因为虚人之气郁、痰、火等症与常人非同。他说:“虚劳之痰,由火逆而水泛,非二陈、平胃、缩砂等所开之痰;虚劳之火,因阴虚而火动,非知、柏、岑、连桅子等所清之火;虚劳之气,由肺薄而气窒,非青、枳、香、寇、苏子等所豁之气”。他指出,饮食所禁也与药物相同,有人喜食椒、胡、茴、桂以及生冷鲜果之类,这些都可给人造成危害。

饮食与药物是维持人体健康缺一不可的物质。药物用之得当有驱除病邪,裨益正气的功效;饮食同样有扶助正气,祛病延年的作用。但用之不当则反益为害。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虚弱之人脾胃本薄,服用药物和饮食不当必碍脾胃,伤正气而使人短寿。正如《素问・生气通天论》所说:“味过于苦,脾气不濡,胃气乃浮;味过于辛,筋胸沮弛,精神乃殃。”因此,调和药性以养病、调和饮食以养人。

四、养病贵在持久,宜守勿失

绮石指出,虚弱之人必须做到二守。他说:“二守者,一服药,二摄养。二者宜守之久而勿失也”。病情较轻的,可以不服药以静养安乐而白愈,稍重的,治须百日,或一年,病情反复者,则元气大虚,必须以三年为期。在此三年内,“起于色者节欲,起于气者慎怒,起于文艺者抛书,起于劳倦者安逸,起于忧思者遣怀,起于悲哀者达观”。做到“勿躁急取效,勿惜费姿情,勿始勤终怠”。

102
0
0
2018-05-07

广告

武风首页 会员中心 我的收藏 关于
取消 评论
收藏(0)
评论(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