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的养生秘诀

山东  艾里香

“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先生,今年已经107岁了。过去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而今,人活八九十岁也不稀奇,百岁老人也越来越多。周老除了听力差一点,阅读和表达一点也不比年轻人逊色。

回望人生,周老经历了晚清、北洋、民国、新中国,是名副其实的“四朝元老”,今天依然硬硬朗朗。周老早年求学于上海圣约翰大学,1956后由上海调来北京,躲过了“反右”斗争,但在“文革”中却受到冲击,被下放到宁夏平罗“五七干校”。周老说:“文化大革命突然来了,一些人到我家把我家的东西搬走了,我也不惊慌;造反派给我强加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我也不生气,这就是要把度量放大,也就是‘无故加之而不怒’。我认为这是咱们中国的传统,非常好,特别是儒家的许多观点,对于做人、处事,都很有用处。”

上了年龄的周老依然身轻体健,凡是见到他的人,都禁不住会惊讶和赞叹。周老常说:“我已经退了多年,至今也是退而不休。老年人了解和掌握生物钟现象很有好处,一方面积极支持家庭成员这种生物钟规律;另一方面要把握自己的生物钟规律,充分利用高峰期,多做些有益的工作。低谷期要注意休息,保持心情愉快。老年人切忌孤独,应广交朋友,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文体活动;或者与忘年朋友交流思想,吸取青春活力,使老年生活兴趣盎然。”周老还说,持久的小运动常会带来大的健康。想练就可以随时随地地练,晃晃头,甩甩手,伸伸腿,弯弯腰,一天少则两分钟,多则五分钟,只需持之以恒。

周老的日常饮食以牛奶、青菜、鸡蛋、豆腐为主,主食吃的很少。周老说:“牛奶是廉价的滋补品,但要坚持常年喝,这样才会对身体有好处。”每当有人间周老长寿的秘诀时,他就拿出一篇多年前自制的“陋室铭。铭上说”:“山不在高,只要有葱郁的树林。水不在深,只要有洄游的鱼群。这是陋室,只要我唯物主义地快乐自寻。房间阴暗,更显得窗子明亮。书桌不平,更怪我伏案太勤。门槛破烂,偏多不速之客。地板跳舞,欢迎老友来临。卧室就是厨房,饮食方便。书橱兼作菜橱,菜有书香。喜听邻居的收音机送来音乐,爱看素不相识的朋友寄来文章。仰望云天,宇宙是我的屋顶。遨游郊外,田野是我的花房。”

除良好的生活方式及心理上的不服老外,悠然自适的心态也是周老长寿的一个重要原因。周老说:“刘少奇曾说过,‘吃小亏占大便宜’,我说我是‘吃小亏不占大便宜’,你吃亏就吃亏一点,无所谓啦!有些人常常为小事吵架、生气,我认为没有必要生气。”周老平时的生活就是看书、写文章、跟朋友聊天。他说:“吃饭后一定要睡觉,听其自然是老年人的养生之道。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工作,我说也没有秘诀,主要是思想要开朗,要乐观。”周老就是总能从苦中求乐的人。所以,他曾经开心地说:“中国有句老话,叫做长命百岁。100岁是人的生命极限,我一不小心身处例外了。上帝糊涂,把我给忘了……”

周老之所以能长寿,不仅是因为他深谙养生之道,还与他独特的人生哲学分不开。他的人生哲学就是“随遇而安”,“遇事不怒,顺乎自然,宏观意识”。他说过了八十岁,年龄就要重新计算。八十一岁时算一岁。按这样的算法,老人今年才刚刚“27岁”。在“27岁”的这一年,老人出版了近二十万字的《静思录》。在当今世界,百岁老人并不鲜见。但百岁以后还在密切关注全球新变化,思考不倦、笔耕不止的思想家,恐怕难得一见。周老就是这样的活着的奇迹。

(责任编辑  乔汉)

30
0
0
2016-12-04

广告

武风首页 会员中心 我的收藏 关于
取消 评论
收藏(0)
评论(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