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字诀缓解金融海啸压力

金融海啸的威力,震慑着全世界每一个人的心灵。打工仔忧虑裁员,老板忧虑破产。我们或多或少都受到“海啸”带来的心理压力。要释放心理压力的方法很多,其中之一是“六字诀”。

负面情绪如恐惧、忧虑、疑惑等,是人类自保求存的重要本能,肩负着正面的求生任务。当生命受到威胁,恐惧感便会出现,体内的激素便在瞬间分泌开来,求生讯息唤醒各部机能,在电光火石之间,身体有效率地作出转变,为即将进行一连串生死攸关的搏斗做好准备。这些保身求存的激素,主要是皮质醇和正肾上腺素,称“压力激素”。肾上腺素会使心跳加速、心脏收缩、血压上升。正肾上腺素则使注意力和记忆力加强。血压上升后,血流量增加,氧气和葡萄糖在血液中的运输速度便加快。  压力带来慢性疾病  当四肢和大脑的血液大增,输送到肠胃的血液便会相对减少。高浓度的皮质醇会使胃壁变薄,不停地侵蚀胃壁的后果是胃溃疡。皮质醇对年长者更为不利,因为它使长者罹患骨质疏松症。此外,心理压力对心脏病、糖尿病、气喘及皮肤病都有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从金融风暴诱发的忧虑、惶恐,会诱发压力激素。不同的是,当下并不是为一只老虎而飞奔,而是身体机能长期受损。

大脑对应外来事象产生不安、忧虑、惶恐等情绪,是由杏仁核开动的。杏仁核是原始脑区其中一个重要部分,负责在生命受威胁的情况下发出情绪,启动相对的求生本能。心跳率和血压增加,皮质醇和肾上腺素等压力激素都由此引动。

传统内丹学有泥丸宫,位于脑部中央、印堂对人三寸。刚好这个位置是脑于顶部。泥丸宫其实包括丘脑、视丘、下视丘、松果体等重要器官。视丘是一个中央转运站,一切指令的总枢纽。然而,它必须先把所有由感官获得的资讯聚集起来,然后按其经验网路作出筛选和分配,唤醒或启动相关的区间,在极短的时间作出反应。压力激素的由来,首先是杏仁核启动负面情绪,再由下视丘分泌激素到脑垂体,刺激脑垂腺,继而释放激素到全身各部。下视丘除诱发压力激素以外,还能对应生长、食欲、体温、新陈代谢等。六字诀发声配合五行

六字诀纡缓压力的方式,是用声韵来震荡相应的脏腑,从而令脏腑气机回复正常。脏腑可以用五行分类,音频震荡因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而与脏器组成连结。音频启动脏器中细胞,强化或抑制其活动。

《庄子·刻意》有“吹啕呼吸,吐故纳新”,是六字诀的雏型。第一个提出六字诀的是南北朝陶弘景(456-556)。陶弘景是中医大家、炼丹高道,开创茅山派,得梁武帝赏识,有“山中宰相”之称。

陶弘景说:“纳气有一,吐气有六。纳气一者,谓吸也:吐气六者,谓吹、呼、唏、呵、嘘、咽,皆出气也。”其后唐代孙思邈(581-6821根据陶弘景的功法,提出大呼结合细呼”,意思是补泻两用。细呼为补,大呼为泻。

要减压,可以用“嘘”字诀。陶、孙均认为嘘字可治肺。中医认为,忧虑过度会引致肺气虚耗:“愁忧者,气闭塞而不行”(《灵枢·本神》)其实,忧愁过度不仅损伤肺气,它会波及脾气而影响食欲,甚至诱发肠胃溃疡。根据五行,肺金弱不能克木,肝气横溢犯土,脾胃虚弱是必然结果。念嘘可提升肺气,维持对木的制约,从而使脾胃气得到改善。以呬补肾平衡心理压力

心理压力除忧伤肺之外,还有恐伤肾,大家对股市狂跌的恐惧,对公司裁员的惶恐,真正就是“恐伤肾”。惶恐会诱发肾上腺素。肾上腺位于两肾之上,其功能被“肾气”一辞所涵盖。肺气提升,金能生水,肾精稳固,脑髓得养,精神状态得到调节,皮质醇及正肾上腺素,便能维持正常水平,脑内血清素亦可保持在适度范围,有中和剩余压力激素的能力。陶弘景以咽补肾;我们若能嘘咽齐炼,自然事半功倍。

练功时,用鼻吸满一口气,以口吐气,先用力以声母把气吐出一部分,然后把余气随其韵母吐出,要做到细匀缓长,至吐尽为止。都市人常患之实症以心火、肝火为多,故宜泄泻。肾气、脾气多虚,宜补。肺气则应补泻两练,郁满者泻,气虚则补。三焦有虚热者宜泄后即补,大呼结合细呼。胃溃疡可泻肝,大呼泄泻肝火,横溢之肝气得以宣泄,其犯胃的机会随之减弱。

六字诀到了明代,不单纯是气之吐纳和发声的技巧,还加人导引。胡文焕(类修要诀)和高濂《遵生八笺》记载着“导引六字诀”,“肝若嘘时目睁睛,肺知咽气手双擎,心呵顶上连叉手,肾气抱取膝头平,脾气呼时须撮口,三焦客热卧嘻宁”。今天流传的六字诀就是这一种。

注意唏音炼腑

六字诀常练可保健,要注意的是三焦注音。三焦是上焦心肺,中焦脾胃,下焦肝、肾、大小肠与膀胱,指体内水液代谢的情况。在陶弘景时代,六音中有唏字而无嘻字。到了隋代,智顗(538-597)把三焦加上去,作为六腑的代表,以嘻炼三焦。距离智顗不远的孙思邈却没有采用智顗的处理方法,只加入大小呼的运用。可是,唐代胡情、宋代邹朴庵都以嘻来炼腑,但此腑不是三焦而是胆。明代冷谦再用嘻炼三焦,迄今未变。胆作为脏器有其原因。一般来说,脏的特征是“藏”,是“实心”;腑的特征是轮布,是“通心”。有趣的是,胆常藏胆汁,有脏藏之义,亦算实心。所以,唐代的练养家多把胆作为腑的代表,以其脏腑两兼。

练三焦,是唏还是嘻?怎么念呢?广东话的唏、嘻,同读希;普通话是XI。我们应读广东话的hei还是普通话的xi?普通话以x为声母,有“嘘”读xu、“咽”读XI。“嘻”、“咽”同读XI,分别是后者擦齿出声。我们试想,第一、三个字同时采用相同的声母x,有违六字诀基本原理。第二,陶弘景是丹阳秣陵人,位置在今江苏南京附近,他的发音有多少地方音、多少普通话音,是值得商榷的。第三,我们想像一下,当我们用力搬重,很自然会闭息提肛,然后大叫一声“唏……”f尾音收束,丹田震颤,内丹修炼称之为“束勒阳关”)。假若练三焦要求整个躯干都被震荡的话,上面搬重发声的例子倒是最接近要求的了。若是三焦的发声应该是广东话的“唏”(hei),而不是普通话的XI。再讲究一点,我们还要把唏音尾声收束,震动丹田。

31
0
0
2016-11-29

广告

武风首页 会员中心 我的收藏 关于
取消 评论
收藏(0)
评论(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