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得良法治绝症

北京阀门厂工人 多剑秋
  我是一个系统性红斑狼疮 患者,1980年被医院认为是一 种“不治之症”,而现在我不 仅活着,且身体还相当健康。 这不能不归功于我国的传统文 化——气功。
山穷水尽
  1969年,我感到全身关节 发僵,并有游走性的关节疼痛, 经北京第四医院确诊为类风湿 性关节炎。从X光片子上看, 颈椎第7节、腰椎第4节和两 足跟均有骨刺,血压偏低,血 沉快。
  后来,关节炎症状加重, 两膝盖均有结节红斑,并有不 规则的低烧。心率每分钟140 次,心尖区可以听到1—2度 收缩期吹风杂音。1976年我到 第六医院住院。医生诊断为类 风湿心脏病。
  经住院治疗,我的病情有 所好转。但到1978年,我又第 二次住院了。因为又发现了肝 病。当时肝大达肋下3指,脾 大肋下5指。化验结果看起来 真让人害怕。
  类风湿因子——弱阳性,尿蛋白——++++尿里红白细胞一一满视野狼疮细胞一阳性
  1979年9月首都医院确诊 我患的是系统性红斑狼疮。这 在目前是不治之症。情况也的 确严重。第2年,我肺部又发 现了扇形阴影。在医院里我多次休克,头发、眉毛都掉了。 医院通知家属安排后事。
寻找出路
  我才40多岁,不甘心等死。 既然医院已束手无策,我决心 出院。出院后,有人介绍我学 新气功,说有各种疑难病症都 给气功治好了。
  我开始练新气功自控疗 法,但效果不大。但我还是不 死心,我想这种气功也许不适 合子我。我又经人介绍去学 “养气功”。
  刚学“六字诀"时,我大 便解不下来,十分难受。刚好 马礼堂老先生来查功,他看了 我的练功情形以后,说我收腹 提肛太用力,要我放松一点。 我在马老的指导下,练了一个 多小时,果然腹部有了下坠感, 大便正常地解下来了,以后再 也没发生大便不通的现象。
  后来,我又学练了“洗髓金经”。有一次练百会运转时, 觉得百会穴有如针刺,教功的 老师说,没关系,要我继续练。 过了几天这种反应果然就消失 了,开始练颈项活动时,也感到耳根子痛,后背痛,但坚持练下去后,越练越感到轻松。 有时练得似乎脖子都没了,那个舒服劲,我真没法形容。
  我每天坚持练功3次,早晨一次,午睡后一次,晚上睡 前一次。每次至少练1小时。
柳暗花明
  自从练功以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去年6月,我到解 放军307医院检查,化验结果没 有找到红斑狼疮细胞。8月又 去首都医院复查也未曾找到。 心脏病,关节炎及脂肪肝的症 状也都逐渐消失。
  9月份,我到曾住过几年 的第六医院去复查,医生见到 我,惊奇地说:“你还健在?” 有的医生跟我开玩笑: “你越 活越俊了!”的确是这样,我 现在头发乌黑的,眉毛浓浓的, 已不是过去服用激素时那个浮 肿的样子。
  我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 觉得气功实在是祛病健身的一 个好方法。经马礼堂老先生同意,我也成为“养气功”老师 了。解放军某部的一位政委,患了心脏病、糖尿病,我教他 练养气功两个多月,病情大有 好转。
  过去我掐着指头算,我又 活过了多少天。现在我义务教 功,看到别人恢复健康,我从 心底里感到十分高兴。
58
0
0
2014-02-16

广告

武风首页 会员中心 我的收藏 关于
取消 评论
收藏(0)
评论(0)
评论